“未来一段时间,货币政策仍处于两难。”交行金融研究中心的分析称,临近年末,为达到LCR等流动性指标和MPA考核要求,大机构可能对小机构流动性融出量出现下降,中小机构调整压力增加。同时,人民币贬值压力较大,物价CPI、PPI等回升势头较强,房地产调控效果尚未深度体现等都强化年底的收紧预期。但是,流动性趋紧的预期可能通过银行表外理财等负债端的收缩向非银金融机构传递,经济发展进一步承压。经济参考报【详细】